剛剛,八十八歲的流沙河走了

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朱雷

2019-11-23 16:10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澎湃新聞(www.991xl.com)從著名詩人、作家、書法家流沙河的親屬處獲悉,11月23日15時45分,流沙河先生在四川成都逝世,享年88歲。
流沙河生前在其作品上為讀者簽名  胥輝 澎湃資料

此前,15時許,流沙河的兒子余鯤告訴澎湃新聞,“現在父親的血壓非常低,心跳還有,人處于深度昏迷當中?!比绻赣H心臟停止跳動的話,家人也同意放棄了。他說,父親住院的原因是喉癌晚期,沒來得及做手術,引起了并發癥。
23日下午,四川省作家協會發訃告悼念稱,著名學者、詩人、作家、書法家、星星詩刊資深編輯流沙河先生于2019年11月23日15時45分在成都逝世,享年88歲。對流沙河先生的逝世,我們深表哀悼。
流沙河(左)。  家屬供圖
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中國作家網顯示,流沙河原名余勛坦,1931年出生,四川金堂人,大學畢業。他1950年參加工作,歷任金堂縣淮口鎮女小教師,成都《川西農民報》編輯,四川省文聯編輯,金堂縣城廂鎮北街木器社工人,金堂縣文化館館員,四川省文聯編輯,四川作協副主席,中國作協理事、第七屆全委會名譽委員。
1948年,流沙河開始發表作品。1979年,他加入中國作家協會。他著有詩集《農村夜曲》、《告別火星》、《流沙河詩集》、《游蹤》、《故園別》、《獨唱》,短篇小說集《窗》等,詩論《臺灣詩人十二家》、《隔海說詩》、《寫詩十二課》、《十二象》、《余光中100首》、《流沙河詩話》等,散文《鋸齒嚙痕錄》、《南窗笑笑錄》、《流沙河隨筆》、《流沙河短文》、《書魚知小》、《流沙河近作》等。
據四川日報報道,1982年夏,詩人余光中在寄給流沙河的信上,說起四川的蟋蟀和故園之思。隨后,余光中又在《蟋蟀吟》中寫下,“就是童年逃逸的那一只嗎?一去四十年,又回頭來叫我?”流沙河感慨之余,創作了詩作《就是那一只蟋蟀》。
附:
《就是那一只蟋蟀》
流沙河
臺灣詩人Y先生(余光中)說:“在海外,夜間聽到蟋蟀叫,就會以為那是在四川鄉下聽到的那一只?!?br />

就是那一只蟋蟀
鋼翅響拍著金風
一跳跳過了海峽
從臺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夜夜唱歌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豳風·七月》里唱過
在《唐風·蟋蟀》里唱過
在《古詩十九首》里唱過
在花木蘭的織機旁唱過
在姜夔的詞里唱過
勞人聽過
思婦聽過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深山的驛道邊唱過
在長城的烽臺上唱過
在旅館的天井中唱過
在戰場的野草間唱過
孤客聽過
傷兵聽過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記憶里唱歌
在我的記憶里唱歌
唱童年的驚喜
唱中年的寂寞
想起雕竹做籠
想起呼燈籬落
想起月餅
想起桂花
想起滿腹珍珠的石榴果
想起故園飛黃葉
想起野塘剩殘荷
想起雁南飛
想起田間一堆堆的草垛
想起媽媽喚我們回去加衣裳
想起歲月偷偷流去許多許多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海峽那邊唱歌
在海峽這邊唱歌
在臺北的一條巷子里唱歌
在四川的一個巷子里唱歌
處處唱歌
比最單調的樂曲更單調
比最諧和的音響更諧和
凝成水
是露珠
燃成光
是螢火
變成鳥
是鷓鴣
啼叫在鄉愁者的心窩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窗外唱歌
在我的窗外唱歌
你在傾聽
你在想念
我在傾聽
我在吟哦
你該猜到我在吟些什么
我會猜到你在想些什么
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心態
中國人有中國人的耳朵
責任編輯:段彥超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流沙河,去世

相關推薦

評論(367)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醴陵市| 新晃| 沙田区| 大洼县| 无锡市| 额尔古纳市| 金坛市| 揭东县| 土默特左旗| 尼勒克县| 邵阳市| 横峰县| 华池县| 津南区| 灌南县| 德化县| 景德镇市| 津南区| 德兴市| 东山县| 吉隆县| 武宣县| 开原市| 开封县| 伽师县| 屏南县| 封丘县| 余干县| 金门县| 七台河市| 扶沟县| 安国市| 河东区| 菏泽市| 万州区| 芦溪县| 利川市| 恩平市| 黎平县| 喜德县| 岑溪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