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字里再讀流沙河:感謝古老的漢字,收容無家的遠行客

江聲

2019-11-23 19:4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感謝古老的漢字,收容無家的遠行客。感謝奇妙的漢字,愉悅避世的夢中人?!蓖砟晟钛袧h字的流沙河先生曾感慨地說。
一代文化學者流沙河于今天下午三點四十五分去世,走得很平靜,享年88歲。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991xl.com)獲悉,從11月23日上午十點多一些社交媒體誤傳先生辭世,到流沙河夫人吳茂華女士上午否認消息,并表示先生還在診治當中,尚未脫離危險,再到流沙河女兒確認流沙河先生于“今天下午三點四十五分去世,走得很平靜?!边@些消息讓關注流沙河先生的眾多文化界人士心情跌宕起伏。
流沙河先生(1931-2019)并不僅僅是詩人,更是深研中國傳統文化的知名學者,流沙河晚年全身心投入到研讀中國傳統典籍、說文解字的工作中,而對書法也有著較深的造詣,
用筆瘦硬健朗,有耿介之氣,且發乎性情,見出風骨與天趣,可以說是真正的文人書法。
流沙河先生(1931-2019)
流沙河先生書桌一景  封面新聞 圖
流沙河先生并不僅僅是詩人,更是關注與深研中國文脈的知名學者,流沙河晚年全身心投入到研讀中國傳統典籍、說文解字的工作中,而對書法也有著極深的造詣,可以說是真正的文人書法。據悉,八旬流沙河先生近年來已經出版《解字一百》《字看我一生》《白魚解字》《正體字回家》、《流沙河講詩經》《流沙河講古詩十九首》和《字看我一生》。近二十多年,他專心研究漢字、人文經典,晚年自云:“白魚又名蠹魚,蛀書蟲也。勞我一生,博得書蟲之名。前面是終點站,下車無遺憾了?!?br />
正因為深研中國文化,流沙河先生的書法也是真正的文人書法,用筆瘦硬健朗,時出新意,別有滋味,有耿介之氣,他的書法并非那種臨帖泥古、法度謹嚴的傳統派,是完全發乎性情,見出天趣。
流沙河先生書《姜夔次韻四首》       收藏者供圖
一位收藏流沙河墨跡的知名收藏家今天對澎湃新聞表示,他很喜歡流沙河先生的字,今天一天隨著傳言而心情起伏不定,“曾在杭州友人處偶見流沙河先生的書法作品《姜夔次韻四首》,寫于先生84歲之際。筆力瘦勁,儒雅淡泊之氣,如錯落山花。今憶及此,復問友人。曰:對此良久,黯然銷魂,花自飄零,斯人已逝?!?br />
“開卷文叢”主編董寧文今天下午對澎湃新聞表示,“開卷文叢”第一輯編輯時,流沙河先生曾以一冊《書魚知小》加盟支持,“后來我又給先生編過一本《晚窗偷讀》,沙河先生很滿意,在給我的簽名本上題詞謬獎。前年十一月上旬,特意去成都參加沙河先生新書《字看我一生》的首發式,我還選了十一月十一日這個特別的日子去先生府上拜訪。沙河先生那天很高興,提筆寫下了一段特別的話語,其中有‘三十年前寧文從軍,亦鄙人生日,今滿八十七了,先生軍齡正值壯歲……’一切盡在不言中,祈愿先生一路走好!”
流沙河先生贈董寧文手跡     董寧文供圖
流沙河1931年生,原名余勛坦,成都金堂縣人,自幼習古文。1957年因“草木篇”詩案被打成右派,1979年平反。80年代寫有詩作《理想》、《就是那只蟋蟀》,所編詩選《臺灣詩人十二家》引起轟動,成為將臺灣詩介紹至大陸的第一人。對于近年來的沉潛于文字與書法中,他認為,繁體字不應該稱作繁體字,而應該統稱為正體字,“中國從1956年開始公布了一批簡化字,它們的前身才是繁體字。從前可沒有繁體字這個說法,所使用的都是正體字。正體字的每一個字,都有道理可講,而簡化字毫無道理!我以‘羅’字為例,從篆文來看是可以拆開講解的:上面是網,下面左邊是絲,右邊是鳥。意為一只正在飛的鳥,落進了絲織的網里。所以,我們說‘天羅地網’。另外,造這個字是因為原始人中有一支部落專門用網捕鳥,這一職業就變成了他們的姓。字的起源,也能順帶講出來?!薄叭绻呛喕帧_’拆分出的“四”、“夕”,老師教學生也只能說:‘同學們,羅就是姓氏?!嬲P于文字背后的歷史和文化就看不到了。所有正體字背后,都包含著歷史、文化,包含著生活方式,包含著‘我們曾經這樣生活’?!?br />

流沙河先生關于文字的書籍

流沙河生前接受采訪時曾說:“古人的思維方式是把文化領域事看得很神圣。比如,古文字研究。但很多現代人認為古文字研究沒有意義,(其實不然),我同時也是一個很新的現代人?,F代哲學觀、政治觀、甚至物理學、化學、天文學,我全都接受,而且很感興趣。我說我是活著的古人,這只是我的一面,我還有另一面。我對現代天文學極有興趣,知道現代科學常識,包括DNA的雙螺旋結構,更不用說民主科學,所以從這個角度說我仍然是一個現代知識分子?!?/p>
流沙河先生書法
流沙河先生書法
流沙河先生書法
流沙河先生書戴望舒詩句
據相關學者撰文介紹,流沙河先生是因著學習《字學蒙求》的“童子功”,復因坎壈的生活遭際,使其在困厄的邊緣生活中飽讀《說文解字》及相關的甲骨文、金文等方面的文字學書籍,于五六十年代便寫就《字海漫游》一書稿。流沙河對古漢字的熱愛,并沒有因此稍減。三十年前不習詩以后,便一頭扎進中國傳統文化中,自娛娛人。由此結出的果實是《莊子現代版》、《莊子閑吹》、《再說龍及其他》、《詩經現場》、《詩經點醒》、《流沙河講詩經》、《流沙河講古詩十九首》等。更引起讀者注意的是他近八十歲開始所出的文字學成果,如影印本《白魚解字》(排印本《流沙河認字》)、《字看我一生》、《正體字回家》,以及排印本《文字偵探:一百個漢字的文化謎底》(一名《解字一百》)。這些文字學書籍,構成了他對中國文化的基礎性研究與理解,若非仔細閱讀,斷不能了解其樂此不疲,長期耕耘的甘苦,從而窺知他對中國文化的態度。
對于晚年從事文字和經典的研究,流沙河接受采訪時曾說,“老實說我不是專門研究中國古典文學的,我年輕的時候學著寫小說,后來寫新詩。對古典文學是我個人的愛好,我也不認為自己在這個方面有好了不起,我所知道的一些都是常識,我所用的這些方法都是人家做學問的起碼應該用的那些最常見的方法,沒有什么聳人聽聞、嘩眾取寵的意思。人家聽眾覺得還有點味,來聽一聽,又有點知識,又還有點娛樂,這樣就符合這個社會文化教育的方式,這樣也就很好,我也樂于做這些?!?/span>
責任編輯:李梅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流沙河

相關推薦

評論(1k)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通渭县| 乌鲁木齐县| 惠来县| 天镇县| 南华县| 隆林| 桐梓县| 榆树市| 张北县| 福清市| 邵阳市| 筠连县| 高州市| 于都县| 乌拉特后旗| 鱼台县| 新野县| 长垣县| 简阳市| 天峻县| 孟州市| 石阡县| 江门市| 余干县| 桦南县| 常熟市| 成武县| 兴城市| 洮南市| 越西县| 龙江县| 岳普湖县| 临汾市| 新乐市| 屯昌县| 天峨县| 潮安县| 福泉市| 德化县| 藁城市| 改则县|